□ 梅明蕾
  離我家一步之遙的地方,最近駐扎了某區城管執法大隊下屬的一個中隊,於是,我得以天天領教由他們上演的城管戲碼。
  他們管理的範圍或重點,是離其駐地同樣一步之遙的一條小巷。小巷位於城鄉接合部,縱橫加起來不過百米。巷面上多是小餐飲和副食的經營者,尤其是經營早點的小餐飲,給方圓一片城市居民帶來幾乎不可或缺的生活方便。當然,也因建設基礎差,管理薄弱,這裡也缺少一點看相。
  城管中隊到來之前,早點攤鋪為方便操作和招徠食客,常常將火爐和煮鍋一類的家什擺在店門口,不礙行路之外,店內可坐的空間也大了些;而且依我看,人間的煙火氣更旺,顯出別樣的繁榮景觀。
  而城管中隊顯然有自己的一套標準,見狀不由分說,勒令所有的早點經營者將超出店門的部分轉移進室內。烹制者立馬與食客濟濟一堂,爐火與湯鍋熱浪蒸騰,在這樣的天氣里,其滋味可想而知。而巷貌呢,也並未有根本改觀。
  有時我稍早去那兒過早,卻發現店鋪還是按自己的老法子來,只是在八點半(城管上班時間)才準時就城管之範。貓捉老鼠游戲的雙方其實都心照不宣。
  我也偶爾見識了隨機出現的售賣者如何被當場拿下:一天,一位中年婦女擺出了售賣廉價服裝的小攤,生意尚未開張,一群城管人員(他們多是集體出動)突然從天而降,二話不說,上前就去沒收攤主的服裝。這邊廂豈肯放手,雙方便撕扯成一團,直到攤主被搶去數件服裝同時收攤打道回府為止。
  如是場面,連同平日里的印象,使我相信這是城管執法的常態。我不清楚這些執法人員系從何途徑招來。但大體可以確定的,是招聘的門檻不高,應聘者普遍的文化程度也高不到哪兒去。對應著相對簡單勞動的薪酬水平,也是可以想見的。在這樣的往複循環下,我們自然也不能指望其執法水準和能力有怎樣的提高。這或許是題外話。
  從某種角度看,管理確是一種“惡”。而以小“惡”的代價換來大“善”,則是管理的目的。多少年來,我們國家因城管釀成的惡性事件層出不窮,管理與被管者形成勢不兩立的局面亦不鮮見。公眾輿論對城管者的支持度也低得可以。
  其中原因,除了城管目標和執法方式的某些偏差外,竊以為,更在於城管的互動中差一分體貼。例如,城管對象多為弱勢人群,不為生存,也不會走到占道違章這一步。城管執法人員應充分體諒到這一點,“下手”可更溫柔些,處理更合理些,甚至可利用自己掌握的資訊為他們的生存提供些參謀意見;同樣,那些被管理者也可設身處地地體察一番那些執法人員的處境,如壓力大,薪酬不高,常常處於輿論的風口浪尖等等;況且作為一個市民,不妨礙城市觀瞻、不影響其他人的生活,也是最起碼的公德。我相信這樣的相互體貼,長此以往終會產生成效。因為人心畢竟是肉長的。
  (作者為資深媒體人)  (原標題:城管的互動中差的是一分體貼)
創作者介紹

新電視

wf82wfbhy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